vahlftks

0 Comments

汪顺  一边看着手机里的路程,一边深思着方向。汪严守脑海里满是儿子明日竞赛时的画面。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,最好的方法是随同,自2009年山东全运会以来,汪顺的竞赛,汪严守和妻子简直场场不落。此次来到光州观赛,二人可谓驾轻就熟。  办签证、赶飞机、落地入关、搭乘大巴来到场馆邻近的酒店。关于世界体育赛事,年近半百的汪严守配偶比一般小年轻粉丝都要了解,“先找到主场馆,再到最合适的看台,竞赛当天占方位心里就有数了。”汪爸爸口中的占座,无疑是为了能在最佳视角观看儿子汪顺明日的榜首枪。  从场馆方位到路程时刻,每一项观赛需求清楚的内容,都被记录在了老汪的手机里,“好记忆不如烂笔头”是跟从儿子竞赛十年下来的好习气。  记者了解到,此次光州行,是二人第三次出国现场观看儿子竞赛,从里约奥运会到雅加达亚运会,再到光州游水世锦赛。汪严守说,从前由于组织不稳当,还让正在竞赛的汪顺忧虑,给儿子“添了费事”,让二人从此有了做“案头”的习气。  关于儿子的体现,汪严守没有说太多,“期望(汪顺)这么努力能出点好成绩。”话不多,却听得出父亲对儿子的疼爱与期盼。  汪严守告知记者,他们将在光州逗留8天,“没和儿子告知太多,不想打扰到他。”中国式爸爸妈妈的温情与呵护,在这对宁波奉化夫妻身上展示得酣畅淋漓。  体坛报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马超 光州专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